珺临VuV

垃圾已入焚化炉

还挺搭的,开始期待冬天了

【荒竹】神明喵,参上!(三)

涉及到的男性知识都是百度来的,不保证正确。




“人类,太紧了,我不想穿。”

“……闭嘴穿好。”

万年竹看着荒一脸不适地穿上他备在家中的新内裤,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,他的头上莫名就暴出了三岔路口。

“穿好就出门。”万年竹一把将准备好的衣物丢到荒身上,全然不顾荒在他身后怒吼“无礼的人类”。

所幸是冬天,猫耳可以用帽子盖住,尾巴也可以用羽绒服挡住——万年竹的冬装基本都是合身的大衣,荒根本穿不下,他只好翻出常年不穿的羽绒服给荒裹上。

这样打扮下来,荒戴了顶线织帽,套了件长款羽绒服,穿了条不是紧身裤恰似紧身裤的裤子,脚上蹬了双过踝的靴子,走起路来却还会露出脚踝,看上去不伦不类。

万年竹打量他一番,简直要笑出声:“你不是自称月读见尊么,怎么连猫耳和猫尾都收不回?能收回的话你就不用……”不,能收回荒也得穿成这样,最多脱个帽子。

“……出门了。”荒一脚踏出大门,没过几秒又默默地退了回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冷。”

万年竹扫过荒露出的脚踝:“你不是猫吗?”

荒哼了一声扭过头。

罢了,毕竟是一只会把自己冻僵的猫咪。万年竹暗自叹息,去辉夜姬的房间里找出一双长袜。

“……你让我穿这个?”荒的直觉告诉他这双毛绒绒的堆堆袜不是男性该穿的东西。

“我没有这么长的袜子,”万年竹把长袜塞进荒手里,“你穿,或者冻。”

这是个烂问题,荒当然选择挨冻。

 

我选择穿堆堆袜。

荒在心底发出后悔的喵喵。

万年竹略带幸灾乐祸地瞟了他一眼,顺手打开了暖风:“到店里就不冷了。”

荒在暖风中得到了救赎,一路上乖乖的一句话都不说,直到万年竹停下车,领他进了内裤专卖店。

平时熟识的导购员不在,上前服务的是个面生的男子。

“先生您好,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

万年竹直接挑了自己平时穿的款式:“三条XXL的。”

导购员看了眼他又看了眼荒:“请问是买给您的,还是后面那位先生的?”

“买给他的。”万年竹隐约感到一丝不对。

“如果是买给您身后那位先生的,建议您买XXXL码的。”

荒对人类的这些用语不太了解,他只是察觉到万年竹的气场在一瞬间翻腾起来。

“……有必要吗?我记得XXXL是最大码。”万年竹当然不会说出,他平时穿的也不过XL。

新来的年轻导购员十分执拗:“后面这位先生身高目测有一米九以上,身材也非常标准,虽然可以穿下XXL,但还是XXXL会穿着舒服些,”他说着说着便觉得好像有冷风灌进店里,抬头一看,店门是关着的,再一看万年竹的脸色,终于意识到问题,“XXL比较适合先生您。”

“嗯?”

荒感到身边嗖嗖的冷风一下子停滞了。

“先生您的身材也属于高挑型,穿偏大的会比较舒适,”导购也明显发现了周身的回温,庆幸自己的机智,“我知道现在流行穿偏小码以显得有型,但事实上偏大码才最适合自己的身形。”

“这样么……”好像确实如此,万年竹也觉得身下有点紧了。

最后万年竹听从了导购员的建议,买了三条XXXL和三条XXL。

内裤采购完毕,两人直奔服装店。荒显然是忍耐很久了,到店就抓起刚买的内裤冲进换衣间。万年竹很是不爽,随便挑了几件店里的衣服丢了进去,正正砸在荒脸上。

荒探出头:“人类,你最好不要作死。”

“哦?那我走了你自己付账吧。”

荒默默地把头缩了回去。

还好冬日天冷,店里除了他们两人再没有其他顾客,也就没人注意到两人的诡异言行。

“啊,这不是万年竹先生吗?好久不见!”

万年竹回过头,是平日里为自己服务的导购员幸子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万年竹礼貌地回以微笑。

万年竹经常光顾这家店,和幸子也算是老熟人了,对于幸子作为一名导购员的能力他是挑不出毛病的,唯一令他颇为头疼的是,幸子她,是个究级花痴。

就像现在,他刚刚不过礼貌一笑,幸子眼里的热情就腾地燃烧起来,灼热的目光简直要在他脸上烧出两个洞。

“竹先生您今天有什么要买的吗?”

万年竹后退一步,他怕自己的大衣经不住热度的考验烧起来:“不是,我今天是带别人来的。”

话音未落,荒已经换好衣物从换衣间走了出来。

幸子被动静引开注意,而后热度马上转移,万年竹觉得自己脸上起码少了一个半洞。

“这位就是竹先生的朋友吧,果真也是一表人才。”

话的表达还是委婉的,万年竹相信幸子的内心一定正在被帅这个字刷屏。不过她说的并没有错,荒有脸又有身材,从一开始见到荒他就知道对方绝对是个优秀的衣架子,他只是随手挑了几件衣服,就让对方穿出了非凡的气质。

然而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幸子的表情突然僵住,万年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也僵住了。

是猫耳,荒把帽子摘了。

荒从他们的目光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见万年竹对他做出“耳朵别动”的口型,只好忍住不动。

“啊……先生您……原来喜欢COSPLAY吗?”

两人同时松了口气。

“真是可爱。”幸子捂嘴笑了一下,她没想到对方看上去一本正经的,居然会有这么可爱的爱好。

那个猫耳看上去好逼真好想摸啊,再仔细看看,对方的眼睛也是鎏金的,应该是戴了美瞳吧。

幸子真的以为荒喜欢COSPLAY,又特地为他挑了些时尚前卫的衣服,万年竹不想多事,都一一买下了,最后两人提着几大袋子的衣服走出店铺。

“欢迎再次光临!”

幸子冲两人的背影深鞠一躬,直起腰,换上花痴的笑容。

“视觉的盛宴~”反正没有顾客。

“你这样会把顾客吓跑的。”身后传来阴恻恻的声音。

“啊!原子?不要总是从背后突然出现啊,你这样才会把顾客吓跑吧。”

被称为原子的店员盯着荒的背影好一阵:“那个高个子的帅哥,是被包养了吧。”

“啊?”

“没见过哪个男人来买衣服需要另一个男人来付钱的,”原子笃定地摸摸下巴,“竹先生原来有这种爱好吗?居然还戴猫耳,真是别致的情趣。”

“喂,你成天都在想些什么啊,先生那个气场哪里像被包养的人,你说他包养别人我还信……小心被店长听到你背后议论顾客扣你工资诶。”

可是原子第一句话真的有些道理啊,幸子哭唧唧地想着,难道自己的恋爱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吗?

 

荒喵在车上翻看新买的衣服,不得不说那名女导购员的眼光是真的不错,挑的衣服都很合他的口味,心满意足。

“对了人类,包养是什么意思?”

万年竹险些手滑撞上路边的栏杆: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他看荒喵的神情也不像是在开玩笑,就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个合适的解释,“就是……只花别人的钱。”

“哼,”荒喵趴在摞起的衣袋上卷起身子,“能为本神花钱是你的荣幸,人类。”

万年竹一时语塞,他看着荒喵一脸“这是你的荣幸”,无语地心想自己可真是捡回了一只猫主子。


-tbc-

【荒竹】神明喵,参上!(二)




下午的会议提前结束了,万年竹回到家时天色尚早。他放下东西准备煮杯咖啡提提神,走到厨房门口听到屋里有动静。

“辉夜你今天回来这么早……”

万年竹顿住,和屋中人四目相对。

不是辉夜姬,是名身材高挑的陌生男子,黑发金瞳,正在冰箱前翻找。

问题是,他没穿衣服。

万年竹率先反应过来,猛地拉过厨房门,却在房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从屋里窜出一道黑影,直接扑到他胸口,将他扑倒在地。

万年竹觉得眼前一黑背后一痛,往身上定睛一看,是昨晚捡回来的小黑猫。万年竹正在心里暗骂它出来添什么乱,就见它睁圆它的金眸子盯住他,向前爬了两步,突然间变成了刚才的男人。

“安静,人类。”

男人两唇启合,淌出低沉的嗓音,配上他微敛的眉宇和流光的金眸,不知会让多少少女脸红——如果不是像现在这样全身赤裸地趴在另一个男人身上。

万年竹还有些发懵,脱口一句“黑酱”。眼前的男人听到后冷哼一声,化回黑猫,尾巴一甩一卷端坐在万年竹胸上。

“不是黑酱,人类,是荒。”

这次的声音直接回响在脑海,像汹涌的海浪冲醒了万年竹的意识,也掀翻了他坚守了二十几年的无神论说。

 

“所以我捡回了一只猫又?”

万年竹再次从监控录像中确认了捡回的猫咪变人又变回猫,终于不得不接受了现实。其实他早该从男人头上的猫耳和身后的尾巴看出端倪,只是事发突然让他忽视了这些异常。

他给这位自称荒的男人找了件浴袍穿上,毕竟一个裸男在家中晃来晃去实在有伤风化,万一辉夜姬突然回来看到误会了就麻烦了。这衣服本来因为大了些被他一直闲置,穿在男人身上却像是缩了水,随便一动就露出手腕,后面的衣摆还随着他的尾巴一起一伏。

“我可不是什么猫又,人类,我是来自夜之食原的月读见尊,因为一些原因才被迫以猫的形态游历人间。鉴于你昨天的表现不错,我允许你称我为荒。”

“哦?这样吗?”如果你现在没有叼着吸管喝舒化奶看上去会更可信一点,“证据呢?”

荒的眉头和喝尽的奶盒一起皱了起来:“我现在不方便施展神力。”

万年竹没有理他,起身走向自己带回的东西,掏出他回家路上从犬神那里买来的逗猫棒。

“喵~”

等荒喵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已经在逗猫棒的玩弄之下了,一个激灵翻身越上沙发靠背炸起毛。

“放肆!你这个无礼的人类!”

万年竹笑而不语,又掏出一个瓶子放在桌上,拧开瓶盖。

“喵~”

等荒喵再一次清醒过来,他悲愤地发现自己正把脸埋在一堆小绿叶里,翻着肚皮让那个人类撸毛。

颜面什么的已经没有了,干脆让这诡异香气的麻痹来得更猛烈些吧,喵!他这样想着又将头往绿叶中钻了钻,任凭那只手在自己肚皮上摸上摸下。好像还挺舒服的……

看着荒喵从反抗到放弃,完全被名为猫薄荷的媚妖所迷惑,瘫在桌上软软地吸叶子,万年竹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,点开相机,对着荒喵录了段视频。

没有优雅,没有形象,四爪朝天,一截尾巴卷来卷去地擦桌子,把两颗毛绒绒的球球暴露无遗,等荒醒来看到一定会气到晕厥。

视频播到最后画面静止,播放标志恰好停在两颗毛球上,衬得毛球大大的,Q弹圆润,好像很好捏的样子。

万年竹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“喵?!”

这个刺激可不是猫薄荷能掩盖的,荒喵从桌上弹起变回人型,一手一侧将万年竹禁锢其间,欺身而上贴近他的面孔,把自己的怒气全部压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。

“人类,不要得、寸、进、尺。”

万年竹被对方的气场压得喘不过气来。他看看荒的脸,又往下看看,登时脸上有点发烫。

这次荒是好好穿着衣服的,只是因为尺码原因,他的大幅度动作扯散了浴袍前的带子。

果然,人类是不能和猫比的。

万年竹默默地伸手拉过荒垂在身侧的衣摆,挡在他身前,再看向他的脸,肌肉紧绷,一脸强装的镇定。

万年竹摸摸他的耳朵,发现是抖的。

“乖,等我抽空带你去买衣服。

“还有,我不叫人类,我叫万年竹。”


-tbc-

日服谷子拼团帮宣(只有吧唧)

前三张是日服官方谷,因为是需要抽的所以不能保证抽出的式神种类和数量。图四红色是已预定走的,再加一个雪童子已被全部预定。图五是上海官方周边,可单领。

有意者可私聊,我戳你群号。

【荒竹】神明喵,参上!(一)

傲娇小黑猫荒x齐神式吐槽竹(大概)

现代日本背景,风格类似日漫《贫乏神来了》,沙雕文,极度ooc预警。所有搞笑的地方都只是为了搞笑,没有其他意思,不适者请自行绕道。

不坑,但不知道猴年马月会更。




雨雪天开车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,在能见度极低的视野里,你不知道会撞上些什么,比方说现在,明明前方大路畅通,万年竹莫名其妙就听到车前传来“咚”的一声。

他连忙打灯下车,却只见车前白茫茫的一片。他怀疑自己是疲劳驾驶出现了幻觉,直到他注意到车前壳上的积雪有个坑,顺着痕迹寻去,在车轮前的雪堆里翻出一团黑色毛绒绒。

黑猫啊。

万年竹拍掉猫咪身上的雪屑,庆幸自己停车及时,不然就成杀猫凶手了,还是只黑猫。但是手下的毛凉凉的,猫咪躺在他怀里没有半点反应,若不是摸到它胸口的位置感受到心脏的跳动,他觉得自己可以直接给这只猫咪安排葬礼了。

没有伤口,没有血迹,倒底是伤在哪里了?

万年竹抿嘴长叹一口气,一面感慨自己倒霉,一面给辉夜姬通了电话告诉她自己要迟些回去,而后认命地抱着猫咪进车开向宠物医院。

“一点挫伤,没有大问题。”

犬神是这里最有权威的宠物医生,万年竹信得过他,但仍心有疑惑:“那为什么还不醒?”

犬神熟练地给猫咪洗了澡吹干毛,头也不抬地回道:“冻的,”想了想又补充,“还有饿的。”

“……”好吧,冬天对野猫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威胁。

可是这只黑猫不仅体型健硕,就算是刚从雪堆里扒出来皮毛也是柔顺的,现在洗干净更是泛着乌光,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外流浪的野猫。

“真是个漂亮的孩子,”犬神双手抱起猫咪左右打量,视线向下扫过两颗球球,“哟?这个小家伙没有做绝育手术?”

万年竹汗颜地看着对方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磨刀霍霍,赶紧接过猫咪:“多谢了,辉夜还在家等我,我得回去了。”

“你可以把它留在我这里等它主人来接它,如果真的是野猫到时候你可以选择领养它。”

“不用麻烦了,毕竟是我撞到的,让我来照顾吧。”虽然万年竹认为自己在这次事件中没什么过错,不过他比较怕原主人因为自家宝贝的子孙问题找他算账。

 

“欢迎回家!”

紧跟而来的就是意料之中的惊呼。

“哇好可爱的小猫咪啊!”辉夜姬欣喜地抱过猫咪开始撸毛,“咦?为什么它没有反应?”

“天太冷了,暖和一下就好了。”万年竹说完就看到辉夜姬小心翼翼地将猫咪往怀里裹了裹。

“哥哥怎么想起来养猫咪了?”平日里她要上学万年竹要去公司,家里没人照顾宠物,所以他们一直没有养过小动物。

“路上出了点意外捡回来的,如果是有主的猫会还回去的。”

辉夜姬脸上露出明显的失落,万年竹不忍心,又加了句:“如果没有人来认领我会考虑领养它。”

这句话重新点亮了辉夜姬眼中的光彩,她开心地叫道“谢谢哥哥”,兴冲冲地跑进客厅给猫咪取暖了。

万年竹脱鞋进屋,到厨房取了个盘子,倒上从犬神那里买的猫粮,端到客厅。

“……不要跑啊黑酱,外面冷……”

醒了?

万年竹走进客厅,看到猫咪拼命扭动身体想从辉夜姬怀里挣脱。

他转身关上客厅门:“辉夜,松手,小心抓伤。”万一是没打过针的野猫就麻烦了。

辉夜姬听他如此,只好不情不愿地松开手臂,猫咪顿时像解脱一样逃出她的怀抱,让她很是伤心。猫咪在客厅转上一圈没有找到出口,停在了离他们最远的角落。

这么不亲人,难道真是野猫?

万年竹走上前,那只猫随着他的靠近直起身,尾巴立起,金色的竖瞳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“饿了吧。”

顾及猫咪的敌意,万年竹放下盘子后退了几步,但没有离开。

猫咪的竖瞳动了动,瞟了眼盘子,又瞟了眼他,然后抬起爪子,把盘子打翻了。

“……”

万年竹上前拎起它的后颈走到客厅门口推开门。

“啊啊哥哥不要啊它只是一只不懂事的小猫咪不要把它丢出去啊!”辉夜姬抢过万年竹手里的猫咪紧紧抱在怀里,可怜兮兮地望着他,“它知道错了,你看它眼睛里都是歉意。”

歉意?万年竹分明只从它眼里看出四个字,右眼是愚蠢,左眼是人类。

耐不住辉夜姬的请求,万年竹也不想和一只猫生气,便耐着性子拾起盘子,又回厨房热了点低脂舒化奶。

“咣”,盘底落地发出清脆一声。大概是感知到了威胁,猫咪没有再任性地打翻盘子,而是盯着万年竹一动不动。

万年竹不说话,回瞪的眼神中透出“爱喝不喝”的信息,拉着辉夜姬离开了客厅。

“哥哥?”辉夜姬不明白万年竹为什么要拉她出来。

“它不亲人,我想它看不到我们应该会自在一些。”

辉夜姬恍然大悟,可她并不想离开,她还想看小猫咪喝奶。

自家妹妹的心思做哥哥的自然懂得,万年竹笑了一下,带她上楼进了卧室,打开电脑,调出了客厅的监控。

客厅里的细节被完整地呈现在电脑屏幕上,他们看到那只小黑猫望向门口好一阵,确定他们是真的走了,竖瞳突然放大睁圆,再没有肃视万年竹的凶相,低下头一口一口舔起热奶。

“噗,”辉夜姬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真是傲娇的小猫咪。”

万年竹向来对这种会掉毛的小动物不太感兴趣,这次陪着辉夜姬看着屏幕上的猫咪,看它急急地舔奶,又放不下平日的优雅,最后舔得嘴边都是奶浆,在黑毛的映衬下格外明显。

有点……可爱。


-tbc-

搜淘宝周边在卖家秀里看到了些有趣的东西

……这是什么诗人AI

萌狐心好可爱,有点舍不得换回星云月了_(:з」∠)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