珺临VuV

鶸是全方位的

体服22号就有荒荒的sp了,有盼头了

戴上我的cp滤镜@_@d

前两张图源微博,可搜关键词,侵删

为什么我的竹子还是不能反击花塔的花海?到他自己都不反击的那种......有人跟我遇到同样的情况么?

果然因为车车的原因被屏蔽了,我评论放太太链接

依旧是微博sidamg太太的作品

p1p2是决京校园皮

p3p4是荒刚出海晏空明皮的时候

p5我看评论有人吐槽是敌我中野2333


授权搬运,搬自微博sidamg太太,喜欢的话请到微博支持太太^_^

p3是之前网易学员设计的荒皮之一,太太很喜欢

p4是太太在思考竹子的一腿秋裤(bushi)到底是什么样的

p5是授权截图

图片已授权,搬自微博 @MGPham 太太,喜欢的话请到微博支持太太^_^

P3,4,5是太太私设的现paro,竹子是大天狗哥哥,荒是大天狗同学。

P6,7是车车,有牛奶巧克力(・ω・)ノ

那么问题来了,等我换到荒荒的sp,这只新皮肤的荒就没有竹子了(つД`)ノ




所以给竹子也出个浴衣皮好不好啊(´;ω;`)

炭炭啊,我果然还是看不清你的脸......

大家好,我王境临回来了,顺便带来了ooc的脑洞,腹黑装病的家主和自由不羁的浪人




在阴沉的地窖里,我望向窗外的飞鸟。

还行叭,毛球球怪可爱的

【荒竹】神明喵,参上!(六)




万年竹小心地拨开辉夜姬的长发,一眼就看到了肿起渗血的头皮,太阳穴的青筋倏地暴起。他强压下怒火,开始小心翼翼地涂药。

“痛的话要出声。”

敷药的动作再轻柔也无法减轻药物对伤口的刺激,辉夜姬虽是点头答应了,却还是一声不吭,最多忍不住咬住嘴唇闷哼两声,看得万年竹又心疼又恼火。等到他上好药,辉夜姬垂下眼眸,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哥哥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胡些什么,给我添麻烦的明明是那群混蛋。”

“可是我本来可以全身而退的,却因为一时冲动惹恼了他们,我担心他们之后会来找哥哥的麻烦。”

“辉夜你居然这么想吗?”万年竹哼笑了一声,“几个小混混而已,我还对付不了吗?”

辉夜姬也跟着笑了:“也对,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们都不会是哥哥的对手。”

“所以你别多想,好好休息。”

万年竹替辉夜姬整理好头发,等她躺进被窝里睡着,才拎着药箱从房间里出来,经过一段昏暗的楼梯,剥离掉脸上最后一点暖意。

“喂。”

荒的声音突然钻进脑海,万年竹环视四周,在灯下的阴影里发现了一双金色的眼睛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万年竹上前伸出手臂,荒喵顺势爬上了他的肩膀,“想说什么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万年竹晓得这只猫咪的秉性,主动开口:“辉夜没事,她已经睡了。”

“……我没说问她。”

人类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?荒喵在心里念叨。但是如果他能早一点出手,辉夜姬很可能一点事都不会有。他本以为按性格辉夜姬会选择花钱免灾,便决定在一旁围观,没想到对方也有这么刚烈的一面,让他诧异到出手都慢了几秒。

他多少是有些愧疚的。

“总之,多谢了,荒,谢谢你。”

万年竹伸出手抚摸荒喵的头顶,视线被衣袖挡住,也就没能注意到对方向后折下的飞机耳。

“……我可是把他们都抓伤了。”

“我听辉夜说了,我觉得你,下手太轻了。”

荒喵默默往外移了一寸,避免被万年竹脸上散发的寒气冻伤。

真是可怕的人类。

门铃不合时宜地响起,万年竹直接扛着肩上的荒喵走过去,按下按键。通讯屏上出现了三个男青年,脸上或多或少都贴着纱布或创口贴,其中一个脸上和下巴都缠着纱布,正好是莫西干发型,看上去气势汹汹。

“是他们?”

“嗯。”

荒喵揣摩不透万年竹的心思,只是看着他一脸阴沉地打开门,心里莫名有些期待。

大门一开,门外的三个人急急地走上前,被迎面而来的低气压震住,一下子萎了半截气势。不过莫西干一眼瞅见了荒喵,马上拾回气势,高声叫道:“就是这只猫!”

“嗯?”万年竹的态度不冷不热,连荒喵也岿然不动,直勾勾的眼神叫莫西干发毛。

“你家的猫,抓伤了我们兄弟三人,我是来找你赔偿医药费的,还有精神损失费。”

“可我听家妹说,是你们先勒索家妹还动了手,我家猫才出手的。”

“勒索?有证据吗?”声势让莫西干重获了底气,自然而然地耍起了赖皮,“我这个伤可是实打实的,不服还可以去做鉴定。”

“既然这样,那就进屋商谈吧。”万年竹侧身让出一条路。

事情顺利到难以置信,莫西干甚至怀疑其中有诈。但他转念一想,自己已经打听过了这家的底细,除了眼前这个人就只有一个女孩,怎么想都不会是他们三个人的对手,便放心大胆地招呼另外两人进屋。

“等一下,让你的猫在屋外待着。”莫西干突然想起这个不定因素,缩回迈进屋的一只脚。

万年竹也不反对,竟然真的把荒喵放在了门外的台阶上。

“喂,人类。”

万年竹拨开荒喵勾在衣服上的爪子,凑到他耳边:“厨房那边窗户没关。”

万年竹摆出的淡然神情并没有让他安心,反而是更加不安了。还没等大门完全合上,他就跳下台阶冲向厨房,不自觉地加快脚步,似乎害怕像之前那样,迟上一步。

他确实没有迟到,还赶上了一场关门打狗的好戏。

三人早已没了刚进屋的气势,像网中鱼一样被困在玄关狭长的小道里胡乱出手,而万年竹游刃有余地错开袭来的拳脚,精准地回击在对方的伤口上,动作流畅而狠厉,打得他们纱布渗血,一通嚎叫。其中的莫西干看起来尤为惨烈,下巴的纱布都被打掉了,脸肿了一圈,而他的发型也已经乱成鸟窝,似乎还秃了一小片。

荒喵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始动手的,只知道没出几分钟,那三个人就齐刷刷跪倒在玄关处。

“大哥对不起!是我们错了!”

“你们不是找我要赔偿吗?也许我该再多赔一点?”万年竹自顾自地抽出一张纸巾擦掉手上的血迹,连一个斜眼都没有给他们。

“不了不了,是我们错了,”莫西干显然是被打狠了,全身抖得像筛糠,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吓的,“我们不该勒索令妹,也不该说要炖你家猫。”

“那以后呢?”

“没有以后了,我们不会再动他们了,不会了!”

万年竹不作声,径直走向他们。三人以为他又要动手,连连后退,不想万年竹无视了他们,走到门口把门打开。

“快滚。”

三人如获大赦,麻利地滚了出去,头也不回地逃掉了。

万年竹长舒胸中的郁气,关上门,转身就看到睁圆眼睛的荒喵。

“很惊讶?”

……不,不如说是一切都能说通了,虎妹无犬兄。

荒喵能明显地察觉到万年竹此时的舒畅心情,几步过来抱起他的动作颇有华尔兹的感觉。

“我听说你们人类间的斗殴是违法的。”

“所以呢?你觉得他们敢报警吗?”万年竹哼笑反问,“他们报警又能怎样?

“我这辈子最恨别人动我家人,他们送上门来我很高兴。”

“……看来我当时挠得还不够狠。”

“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不需要有顾虑,荒,你只管动手,后面的事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万年竹敛回戾气,恢复平日里温润的模样,一下一下顺着荒喵的背毛:“总之谢谢你这次保护了辉夜,有什么想要的吗?只要我能做到都会满足你。”

“那,”荒喵顿了很久,“可以在饭里多加点盐吗?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
-tbc-